当前位置:愤世嫉俗搞笑另类家庭
另类家庭
2022-05-14

1.新男友

张兰是个小学老师,不久前经人介绍,认识了一个叫王兵的男人。她觉得对方人不错,就是有一点让她很纳闷。好几次约会时,王兵都会接到一通突然来电,然后就脸色大变地甩下她独自离开。

事后,王兵解释是帮朋友的忙。但一两次还能理解,次数多了就让张兰心里犯起了嘀咕,不知道这男人瞒着自己在搞什么鬼。为求安心,她决定下次再有这种情况,就跟在王兵后面弄个清楚。

这天是周日,电影刚看到一半,王兵的手机就振动了起来。他看看号码,在张兰耳边悄声说:“对不起,我有急事要先走。你看完先回家吧,我再打电话给你。”不等她回答,就起身离开了。

才看到号码就这么紧张,有猫腻!张兰也立即摸黑溜出放映厅,悄悄跟在了王兵的身后。两人一前一后,很快到了一家网吧门前。张兰看着王兵毫不犹豫地走进去,心里十分疑惑。现在家家都有网线,除了整天无所事事的小年轻喜欢泡在网吧里,其他人都是实在找不到上网的地方才会来光顾。她想起新闻上报道过有人在网吧里聚众赌博,难道王兵也沉迷于这个?

她正想跟进去探个究竟,忽然网吧的帘子一掀,王兵拉着个十来岁的男孩走了出来,张兰急忙闪身躲在了树后。

看得出两个人都很不开心,男孩嘟着嘴,王兵板着脸。但沉默地走了一会后,王兵终于看了男孩一眼,问:“饿不饿?”

男孩迟疑了一会,缓缓点头。

王兵拉他进了路边的一家排挡,叫了一碗鸡丝挂面,然后把筷子递给他:“快吃吧,吃完跟我回家。”

男孩却没有接筷子,只是盯着热气腾腾的挂面,忽然之间,眼泪就“唰”地掉了下来:“我偷跑出来上网,你为什么不骂我打我?”

王兵叹了口气:“我是生气,可是我也明白,靠打和骂根本不会有用。否则,你也不会从家里跑出来了。再生气也不能让你饿肚子啊,快吃吧,不然都凉了。”

男孩哽咽着接过筷子,扒了一大口面到嘴里,慢慢地嚼着,等咽下去时他已泪流满面,忽然扔下筷子,一头扑进王兵的怀里:“爸爸,对不起!”

爸爸?张兰整个人都懵了。怪不得王兵瞒着自己,原来他不但结过婚,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。她越想越气,一扭头,就回家了。

晚上,王兵打电话给她。张兰开始不想接,后来想,干脆跟他说清楚也好,于是拿起电话,劈头就问:“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?”

王兵没有说话,听筒里只听见他沉重的呼吸声,张兰觉得这更证明他心里有愧,继续没好气地说:“有时间打电话给我,不如多陪陪你儿子!”说完,就“啪”地挂断了电话。

2.消除误会

碰了钉子以后,王兵没再继续约张兰出去,只是碰到节假日偶尔还会发个祝福短信给她,张兰也会礼节性地回复一下,心里却仍然对他企图欺骗自己的事存着疙瘩。

转眼到了八月,各所学校都开始准备招新。好久没见面的王兵忽然拎着水果礼盒找上门来,一看就是有事相求。张兰耐着性子请他坐下说明来意,原来他是想让她帮忙,把两个没有本市户籍的孩子弄进她任教的小学读书。

虽然王兵说那是朋友的孩子,但当张兰问起需要孩子父母提供的各项证明时,他又支支吾吾地答不上来,所以张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。

王兵见她态度坚决,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实话跟你说吧,这两个孩子,包括上次你误会是我儿子的那个,他们都是我从网吧捡回来的。”

原来,几年前王兵在网吧上网时,坐在他身边的孩子大概是饿坏了,竟然转头向他要钱吃饭。王兵就把他带到路边的小饭馆饱餐一顿,同时也了解到他是偷跑出来的,走哪算哪,到处流浪,饿了就向路人乞讨点钱吃饭,多余的就用来上网,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。他对这种状况很忧心,就留那孩子在自己家吃住,想方设法地开导他、劝他回家,最后终于问出了他的家庭地址,联系上孩子的父母,把他送回了家。

这之后,王兵就关注起了流浪儿童的问题,前前后后从网吧找出了好些因为各种原因流浪在外的孩子,供他们吃穿,想办法联系他们的家人,送他们回家,等等。为了帮助他们,他跟网吧老板打了招呼,只要看到这样的孩子,就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,他再去了解情况、对症下药。之前跟张兰约会时,几次打来电话的,就是网吧老板。

“其实,我谈过好几个女朋友。可是当她们听说我为了帮助这些孩子,把房子卖了租房住以后,就都离开了我。”王兵落寞地坐在椅子上,低声说,“所以一开始,我没打算让你知道这些。那天你在电话里戳穿了这件事,我就知道我们的关系完了。但是,让这些孩子继续在街上混,我实在不放心。就算没有学籍,能让他们在学校里旁听、跟其他孩子交上朋友也是好事啊。”

其实听了他的解释以后,张兰正为自己错怪了他而不好意思,觉得跟他的关系还不能算完,但现在他正为孩子上学的事忧心忡忡,似乎又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,只好问:“为什么不送他们回家上学?”

王兵苦笑道:“他们就是因为在家里没有条件上学,才跟着大孩子学坏,然后跑出来的。就算送回去,他们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跑掉,像上次你见到的李旺,我已经从网吧里逮过他好几次了。如果让他回到挨打受骂的环境里去,很快又会故态复萌。”

张兰又想到了另一个办法:“那就送去救助机构啊。靠你一个人撑着,哪能顾得了这么多孩子?”

王兵摇了摇头:“我也试过,可有的孩子不喜欢那种地方。像这次的两兄妹,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亲人,又从救助机构逃出来过好几次。我觉得他们最需要的是家人的关爱,如果在我这里他们能够感受到那种温暖,我不介意当他们的爸爸。”

3.另类家庭

张兰被王兵的话感动了,决定帮他这一个忙。很快,借住在王兵家里的那一对叫何山、何花的兄妹俩,就以旁听生的身份在三年级入读了。为了替王兵照顾他们,她还特地把他们安排在自己任班主任的2班里。

每天,王兵都会接送两个孩子上下学,然后在校门口跟张兰站着聊上几句。他们会谈起王兵救助过的那些孩子,其中最大的今年刚考上大学。当然,也有一些很快跟他失去了联系,也许又走上了流浪的老路,这令王兵很是牵挂。

张兰对王兵的好感也与日俱增,但虽然彼此有意,上次不欢而散的阴影却仍然笼罩在他们心间,所以王兵一直没再主动约她,张兰就更不好意思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这天张兰上完自己的课,习惯性地到2班门口巡视,结果一眼就发现少了何山、何花兄妹俩。她立即找班干部出来了解情况,原来两兄妹中午出去吃饭后就一直没回来。班干部还说,他们因为底子太差,这几天一直抱怨听不懂老师所讲的内容,作业也没法及时完成,情绪很差。

张兰立即打电话给王兵,让他回家去看看两个孩子。她自己也放心不下,问清了王兵家的地址后匆匆赶去,结果进门一看,几十平米的房间里满地狼藉,似乎有人刚把这里翻了个遍。两张高低床摆在墙角,使房间显得更加拥挤,王兵沮丧地坐在其中一张的下铺上。

张兰惊呆了,好半晌才问出声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王兵苦笑一下:“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。他们拿了我放在抽屉里的钱,又跑了……”

张兰明白他的心情。眼看这两个孩子就要重归正途,现在突然又走回老路,一直关心着他们的王兵怎么能不伤心?她立即鼓励王兵:“他们中午之前还在学校,就算跑,现在也还没跑远。我们分头去找,一定能把他们找回来!”

就这样,两人分头去流浪儿童最喜欢逗留的地方寻找何山、何花,每一家小网吧、游戏厅,还有公园、小巷、桥下……

终于,张兰在城西的高架桥下发现了兄妹俩,他们被几个初中生模样的少年包围着。少年们正对两兄妹推推搡搡,何山则像护小鸡那样把何花挡在身后。她立即打电话给王兵报告了所在的位置,同时飞快地向前跑去,高声道:“你们是哪个学校的?在这里干什么?”

听见张兰的喊声,少年们一起转过头,说时迟那时快,何山忽然冲上前去,从为首的少年手中抓过一把什么东西,惹得他们立即对他拳打脚踢。

张兰急了,大声叫道:“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,你们有本事都别跑!”因为跑得太匆忙,连鞋都掉了一只。

少年们这才一哄而散。张兰上前把两个孩子紧紧搂住:“终于找到你们了,王叔叔和我都担心死了。”

“张老师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”何花抽泣着说出了事情的经过。原来,她因为跟不上课程又萌发了偷偷溜走的念头,中午硬拉着何山跑回去翻出了抽屉里的几百块钱。两人在小饭馆里放开肚子大吃了一顿,谁知却被邻桌的几个不良少年盯上了,硬是把他们带到高架桥下抢走了剩下的钱。

何山低着头,把从不良少年手里抢到的东西向张兰手中一塞:“这是王叔叔的钱,请你帮我们还给他……我们没脸再回去了。”说着,硬是挣开了张兰的怀抱,拉着何花就要走。

这时王兵已经到了,他一把拽住何山、何花,大声说:“谁都不许走!我知道,你们最想要的其实是一个家。我可以当你们的爸爸,让你们跟其他孩子一样有个温暖的家!”

何山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,何花更是搂住王兵的脖子哭得像个泪人。两个孩子哽咽着问:“你不嫌我们笨?不嫌我们皮?”

王兵点点头:“你们都是好孩子,以后会像华强哥哥一样考上大学的。”华强,就是他以前跟张兰说过的那个曾救助过的孩子。

张兰也一瘸一拐地走上来:“如果你们愿意,还可以把我当成妈妈。”

王兵一愣,两个孩子已经破涕为笑:“太好了,我们不再是没人要的孩子了!我们终于也有爸爸妈妈了!”

王兵把两个孩子抱起来,眼睛却一直望着张兰,小声问:“你不后悔?”

张兰羞涩地笑笑,独自跑到前面去穿上掉落的鞋子,这才回头道:“还磨蹭什么?快回家吧。”

她心里已经有了好多的计划。比如,把王兵的那个“狗窝”改造成更适宜居住的温馨的家。再比如,正式收养何山、何花两兄妹,把他们养育成才。

也许有人会觉得王兵傻,可是张兰偏偏爱上了他这样的傻男人。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

愤世嫉俗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